小伙为拯救几近魔怔的母亲 奔赴湖南“卧底”华莱健总部

因为一个虚幻的“发财梦”,老实本分的母亲加入华莱健黑茶经销团队,在外面四处“拉人头”入伙……为了拯救几近魔怔的母亲,27岁的济南小伙吴天(化名)不远千里潜入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部。10月17日,本报刊登《华莱健传销疑云》报道后,吴天主动与新时报取得联系,讲述自己的“卧底”经历。



华莱生物公司湖南总部会议现场 吴天供图



一次四天三夜的“卧底”



近日,在青岛工作的吴天突然接到父亲的“求救”电话。吴天在电话中得知,母亲最近被人拉到了华莱健黑茶经销团队当中,偷偷去了一趟湖南,回来后买了两万多块钱的黑茶,还四处拉亲戚朋友入伙。吴天火急火燎地赶回济南老家,希望能够劝母亲回心转意,但母亲已无法自拔。“我妈反复跟我强调,她已经去湖南考察过了,说那边有多好,不像骗子公司。为了让她能够清醒过来,我就有了前去‘卧底’的想法。”吴天表示。



随后,吴天以考察项目为名,与一位华莱健茶商魏女士(音)取得联系。一次简单接触之后,魏女士便盛情邀请吴天去湖南“旅游”,顺便参观一下公司总部。



10月11日一早,吴天跟随魏女士踏上了前往湖南的征程。“他们公司包了好几辆大巴车,总共有五十多人,大部分是老年人,除了济南本地的考察团队,还有来自泰安、微山等地方的。”吴天回忆说,他们一行人经过16个小时的长途奔波,当晚抵达湖南省益阳市安化县冷市镇——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部所在地。



在之后的两天半时间里,吴天称自己所见所闻远超之前的想象,见识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参观者,是如何在几天内像彻底变了个人,毅然决然地坠入华莱生物公司勾勒出的“财富梦”之中。



一场别开生面的“研讨会”



吴天说,10月12日上午,他们在工作人员带领下参观了万隆黑茶产业园和公司总部,了解一下公司历史文化和产品。下午,他们被带到公司一个大礼堂内,里面挤满了近3000名听众,在三四个小时里,大家一起聆听了一场别开生面的“2019湖南华莱黑茶文化交流研讨会”。



“首先是主持人讲解了加入华莱健的好处,然后邀请好几位演讲者上台,其中不少人分享了加入公司后的生活改变,每个人都讲得舌绽莲花,台下的新人听得热血沸腾。”吴天说,演讲即将结束之际,现场响起振奋人心的音乐,台下听众在演讲者们带领下,跳起了欢快的“赚钱舞”,将大会气氛推向了高潮。



根据吴天提供的资料显示,一位女性演讲者在分享经历时说道:“我是1986年的,不是喝茶的年龄,我做黑茶就是想要成就自己,不为钱愁……当我运作华莱健十个月时间时,就带了100位好朋友一起来公司考察,所以我现在做到了五星代理商,不到一年时间改变了命运。现在,我的大哥、大姐、同学都是五星代理商。”



在整个演讲过程中,所有演讲者似乎刻意规避自己“挣了多少钱”,而是用“五星代理商”作为事业成功的标签。吴天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华莱生物公司的经销商,分为一星到五星不同等级。那么,究竟怎样才算做到五星代理商?吴天表示,从现场主持人遮遮掩掩的话语来看,五星代理商至少已经赚完了第一个十万元。



在13日一整天和14日上午,吴天几乎复制了跟12日一样的流程:上午参观公司、下午会场听讲。直到14日下午,他才乘坐大巴返回济南。在返程的车上,华莱健的经销商还不忘做最后的努力,劝说新人们抓紧加入团队。



一通难理解的客服电话



“跟我一起的很多新人,回到济南后都纷纷加入了。”吴天说,经过四天三夜的湖南之行,很多人抵挡不住连日来“狂轰乱炸”式的宣讲,内心暴富的欲望被勾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掏钱购买了华莱健黑茶,自己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证。



当吴天想要将母亲购买的黑茶退货时,却遭遇了各种阻碍。吴天先是拨打了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客服电话,一位男性客服人员表示,华莱公司的所有产品不会通过“直销”方式进行销售,消费者只能在线下专卖店购买,并对吴天母亲所购黑茶的真假进行质疑。



然而,当吴天再次拨打公司客服电话,表示手中持有公司发货单据后,一位女性客服人员则改口表示,黑茶退货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所购买的产品在一个月以内,在不影响产品二次销售情况下,总公司可以予以退货;第二种则是购买产品超过一个月后,需要跟“介绍人”自行协商,只能通过“替单”方式退货,总公司不予受理。“一位经销商跟我说过,‘替单’就是把这一单产品再转给别人。”吴天解释说。

华莱健黑茶曾涉多起“传销”案例



近些年,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销商一直卷入“涉传”争议中。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多份公开的司法文书显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黑茶经销商的销售方式被各地法院定为传销,涉刑事案件数十起。



在9月5日最新公布的《陈XX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审刑事判决书》中显示:在海南省儋州那大兴康黑茶商行网络传销案中,当事人陈XX在线上依托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子商务购物平台进行操作,线下以推销华莱黑茶为名,不断游说亲戚朋友购买华莱黑茶,拉人入伙,以发展人头数作为计酬或返利的依据,诱骗他人加入,形成上下线的层级关系。截至案发,当事人发展的会员96人,层级达10级,涉案金额为124.99万元。



在2018年8月3日《李XX、张XX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审刑事判决书》中则显示:肥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自2015年以来,被告人李XX、张XX以推销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黑茶为名,要求参加者购买4980元的黑茶取得加入资格,采取分组、分级别的运营模式,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获取收益,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从以上这些刑事判决文书中也可以看到,涉案人员的传销方式与此前本报曝光的华莱健经销商刘女士口中的营销模式几乎如出一辙。据悉,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取得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没有开展直销活动的资格。



华莱健黑茶高层回应“涉传”争议:

公司不搞传销系经销商个人行为



《济南时报》刊登《华莱健传销疑云》报道后,引发外界舆论强烈反响,也引起了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重视。10月18日,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位高层管理人员严先生从湖南总部赶到本报了解情况。严先生否认了华莱生物公司涉嫌“传销”的说法,认为这些都是经销商的个人行为:“我们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数量众多,个别经销商确实存在销售不规范的行为,但这不代表公司的做法,回去我们会对经销商进行严格整顿。”



此外,关于有消费者反映遭遇“退货难”的问题时,严先生也表示,公司个别客服人员在处理消费者投诉时,可能存在回答不规范的现象,让人产生误解,公司会进行教育培训。“假如有消费者从违规的经销商处购买了公司黑茶,能在保证真货的情况下,我们也会尽力予以协商退款。”



随后,当记者指出,有消费者质疑华莱生物存在“会销洗脑”之嫌,严先生同样予以否认:“这个绝对不可能,我们公司现在正发展旅游产业,确实有不少人来公司参观旅游,也会听到公司人员在台上讲解一下公司文化,介绍一下黑茶产品,但从来不搞违规‘会销’这一套。”[此文来源于济南时报,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展开全文

最新文章